渔火

【查杜】脑洞关于姓杜…

不知道有没有人发过,今天看到了一位太太写文设定杜是查坤家姓…忽然有了一个脑洞
查坤这两个字各拆一半…是个杜 字啊!
【地缝里扣糖的日常】


【查杜】死后投胎的故事 he保甜

查杜 一个死后投胎的故事 甜的!!

真是甜的!保证甜!嗯没错,一赎罪直接赎到了21世纪,就这么任性,权当阴间一日人间一年吧
--------------分割线---------------

查坤死了,眼前是黑的,脑子是空的。等他捡回自己的神志的时候,他已经到了阴间,成了鬼。查坤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的窟窿们…伤口已经不会疼了,血也已经不会再流了,就剩下伤痕还留着

身边的鬼有的来回踱着步子似是在等谁,也有的急匆匆往前走… “这可真是急着去投胎了”,查坤想起这句话有点儿想乐。现在自己怎么办,该去哪儿?要是往前走见了阎王把自己判进了地狱,好像还不如飘在这儿,查坤想了一阵没什么决断,毕竟,平时他一贯听那位杜老板的。

于是查坤暂时的成为了这群晃来晃去的孤魂野鬼中的一员, “唉,我的老板啊,你说明礼你也不来给我出出主意。呸!你还是别来了,在上头好好的,能多待会儿就多待会儿吧。” 查坤正啐了自己一口,忽然他就看见,一缕一缕的青烟开始在不远处汇聚,唔…大概又是有新鬼来了

“但愿不认识” 查坤悄悄嘀咕,毕竟认识他的除了明礼就都是仇家了,至于仇家和明礼他更不想见到哪个,查坤选明礼。

青烟聚齐了

呸,查坤更狠的啐了自己一口,怕什么来什么,一个都不落,那烟汇成的样子分明先一个是张长清,稍缓的一个就是明礼,张长清见了他刷的一下窜走了,查坤也顾不上,只管冲着明礼冲过去

“你怎么也下来了,你往远远儿的跑啊,我不是让你跑吗!”

“这不是…跑不了了吗…又没有你护着我了。”

对面的鬼还是那种轻飘飘有点软糯的声音,还露出点儿笑

“你可真…唉!”查坤愤愤的甩了下胳膊,到底还是自己没能多护他一段,忽然他看见了明礼脖子上的伤口,瞪了瞪眼,下意识地要去捂

“都是鬼了,哪儿还用得着擦…”

“你这是…”查坤的眼睛瞪的更圆

“我在上边过的苦闷酸楚,没你护卫我人见人欺,所以…还是找你来吧”明礼说的波澜不惊,好像真的是如此一般

“你就会唬我” 查坤也不想再细究,毕竟他说的对,反正都是鬼了“那,咱俩…”

“往前走吧…”明礼说的简单又轻巧。

“嗯”查坤拽过来他的手,并排站着,明礼转过脸来,冲查坤笑…对上的也是查坤一张笑脸。

咱俩在一块儿走,前头有什么其实都无所谓

阎王判官具是守法奉公、铁面无私,明礼和查坤的旧账自是要算,虽是为人所迫,终究作恶多端…一并罚进了地狱去,待罪孽赎尽方入轮回

岁月更迭,早已换了人间,贝勒也好太后也罢,统统成了前尘往事,再也不复存在,如今的西湖已是游人如织的景区,景区每天晚上有表演,丝竹管弦,杂技舞蹈…这天演出结束,后台一个浓眉大眼的小伙子一边归置着刚刚自己耍剑时候的行头,一边问一个刚刚卸了妆的男旦“小杜啊,房租又涨了,我说咱俩合租的事儿,行不行啊”
那个叫小杜的演员慢悠悠拿起茶壶倒了一口,轻声答
“嗯。”

【查坤x杜明礼】飞鸟

飞鸟
今天查坤下线了,有点难过…随便写一点,其实都是可怜人…可恨又可怜,可能ooc【为什么我的cp都那么冷】
--------分割线------------------

查坤喜欢鸟,他养凶狠的鹰,也养叽叽喳喳的小雀儿,杜明礼曾经很好奇为什么查坤那么个不爱说话只好舞刀弄剑、狠起来杀人不眨眼的人能嘀嘀咕咕地逗一只鸟那么久。

杜明礼不是没问过,查坤答的简单又爽快 “它们会飞啊,多好。”然后又呵呵呵的傻乐,就像他说起西湖边的院子,说起院子里的落叶,说起院子里的晴雨天的时候一样。

杜明礼和查坤都知道,自己过的是非人非鬼,刀口舔血的日子,但没想到,刀剑落到自己脖颈的那一天来得这么快。

白天查坤还在喂他的小雀儿,晚上杜明礼便开了门,门外是催命的无常。

文先生带走他的时候丝毫没有想去追问他 查坤去了那里,毕竟,坏事做绝的人,大难临头各自飞才是常理。杜明礼的强装镇定 和无用的挣扎似乎成了查坤逃之夭夭最好的佐证 亦是掩护。

查坤没有走,尽管杜明礼看他的最后一眼中催他快走的期望是那么明显,但他还是握紧了兵刃,放下了盘缠。可能是因为杜明礼曾经对他的袒护,可能是他太信任自己的身手和手中的西洋剑,可能是因为他说过要陪他到老……

查坤不知道自己杀死了几个人,也不知道自己被砍了多少下,他只知道最后他的杜老板还站着,周遭的人已经倒下…他自己…似乎也快要站不住了…

查坤最后有些后悔,他觉得自己有些打晃,他想对着文先生掷出那把剑,但他已经没了力气,他忽然觉得浑身都好疼,比之前挨杖责还疼得多。但很快,有个人抱住了他,那人是他的杜老板,他的明礼。查坤的喉咙里满是血腥味儿,他拼尽了最后的力气,叫他快走,快走,远远的走。

其实他还想尽力笑一笑,但…大概是没有笑的出来吧…

最后的最后查坤看到的是院中的那棵树,树上已经没有叶子了,大概是都落到了地上等着人去扫;还有一只小鸟,不在笼子里,不用他去喂去溜,自己扑扇扑扇地飞过院墙,飞过树冠…

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
-------------------------------

如果下辈子我们还能做人,西湖边有个院子,我们住在里面,遛鸟喝茶……如果这辈子作恶太多,下辈子我便不奢望做人了,我做一只鸟,我在枝头,等你,你要记得来啊……

一次绝育带来的爱情…

写的乱七八糟…第一次发东西…给昊健
大概是非常ooc了
梗来自微博有人提起过的给猫做绝育,遇到了一个医生说要主人假装猫被医生抢走,这样不会被猫恨,一个菇凉说想到了兽医dd和影帝ddd…但我没用影帝设定

--------------
冬天到了,枯黄的叶子被皑皑的白雪覆盖,这不是小动物们交配的季节,但却是小动物们告别交配的好季节…

“哎,那个,下手轻点儿啊…它会害怕的…”董子健怀里抱着那只跟自己一样白净的小猫在宠物医院里对着医生千叮叮万嘱咐,声音粘粘的,满脸都是愁云惨雾,仿佛要上手术台的是自己。旁边儿的大夫有一搭没一搭的嗯着,董子健刚刚下定了决心大义凛然的要把猫递给人家,大夫开口了:“这么愁的慌?你俩感情不错?”说话的时候一抬眼皮,正盯着董子健,嘴角往一边咧开,露着颗虎牙。董子健下意识的顿了一下,咽了口唾沫。

调整愣住的表情用了一秒钟都不到。

“那当然”董子健眯起眼,接话接的充满自豪,“再说了,这动物界未来的花骨朵儿,还没开你就给人掐了…唉,董小白啊,你这以后…春梦了无痕啊……去吧少年!鼓起勇气迎接你的命运!” 说完就要把猫往前递。小医生抬起手来挡了一下,又乐了“别别别,你别给我,这样会破坏你俩感情的。”。这次董子健是真懵了“???” “这么着吧,我抢你猫,你还像那样,对,难舍难分生离死别,我觉得你刚才就演的不错,然后我把猫抢走,他以为是我强行把他,嗯”小大夫做了个切的手势“你无力回天,就不会恨你了。”噼里啪啦一套话下来逻辑清晰理由充分,一脸懵逼的董子健愣了半天嘴里蹦出俩字儿“哦,好。”

于是宠物医院里就真的上演了这么一出抢猫的戏码,董子健护着自己的猫,仰头瞪着小大夫“你不许动他!”,小大夫面无表情的绷着脸威胁:“放手。”…一场半推半就的战役结束之后…这只叫董小白的猫终于在手术台上流下了告别自己少男时代泪水…
绝育手术之后的猫看着董子健,嗯,眼神稍显空洞,基本和善,楚楚可怜…还行,没有怨恨。

其实猫会因为绝育恨上主人这样的事董子健自己是不太信的,但现在他并不很关心这个理论的真实性,他对提出这个理论的人更感兴趣…小大夫很年轻,看起来也就刚毕业,整个人收拾的一丝不苟,干干净净,虽然都是男的,董子健也不得不承认他笑起来很有几分小帅,长得一副靠谱好学生的面相,手术做的也很利落,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会提出这么无厘头的桥段的人……越想越觉得,这小大夫很有点儿意思…

刘昊然,董子健默默记下了这个小大夫胸牌上的名字。

后来董子健开始带着他的董小白三天两头往宠物医院跑…不为看病…而是为看看这位有意思的小大夫

“刘医生你看看我们小白伤口好了没?”
“昊然医生啊我们小白最近不爱吃东西…”
“昊然,小白最近不跟我玩儿,是不是你的剧本被识破了啊…”
“昊然…小白他…”
“昊然昊然…”

就这么着过了两个月,刘医生已经成了昊然,董先生也成了小董,两个人的日常已经从给猫看病,变成了嘻嘻哈哈聊天约饭看电影…现在的董子健已经可以理直气壮的不带着猫在宠物医院里找他的昊然…

再后来,董子健已经不用在宠物医院粘着刘昊然,毕竟下班后的刘医生每天都要去董子健的家里,美其名曰,看看董小白还恨不恨我了…

“昊然,你抢过别人的猫么?”
“没,怎么了”
“所以你说的那个猫会恨我的事儿……”
“逗你玩儿呢…你那个样子…不逗逗你都觉得很亏…”
“你说,万一小白真的恨你了怎么办啊…?”
“没事儿,他主人爱我。”


p.s.:被抢的董小白的内心:铲屎的连那个穿白大褂的都打不过…唉…渣渣啊…